在中国遇见最穷的喀麦隆人

drapeau-chinois

雅尼克·布利,喀麦隆人,24岁,在当地“汉语桥”比赛第二名的成绩使得他有机会获得由中国汉办提供往返北京的机票和两周免费食宿。(“汉语桥”是由孔子学院举办的中文比赛,其目的在于激励三十岁以下的外国人学习汉语。其中,“汉办”为世界各地孔子学院的总部)。极度贫穷的他来自喀麦隆奥巴拉旁一个孤立的小村庄。雅尼克的身高将近两米,此次出行他几乎是“一无所有”——他的口袋里仅有护照和七欧元。而这七欧元还得用来支付他返回小村庄的车票。然而,“人穷志不穷”,凭借其开放的精神和大度的气质,雅尼克赢得了所有中国酒店员工的尊重。他也因此收到了各种礼物,如书法用具,手机,甚至一些现金。我必须在离开中国之前对他进行一次采访。

翻译 : 罗曼 ¹

P1170520c

牛顿:你能简要为我们介绍一下你这次来中国的目的?
雅尼克·布利:众所周知,我的国家喀麦隆,曾经是多国的殖民地。首先是法国,然后是德国、西班牙,还有英国。国家独立后,我们在教育方面有了具体的规定,学生在四年级时可以选择西班牙语或者德语。我个人选择了德语,而且一直坚持到了高中最后一年。之后,我在大学读了三年法律。然而,在我们国家,所有人都热衷于法律专业,所以毕业后实在不容易找到工作。

牛顿:那学习中文会是一个让你脱颖而出的好机会。
雅尼克·布利:奇怪的是,说到“中国制造”,在我的国家,很多人都会持怀疑态度。因为在喀麦隆,我们说,中国产品劣质,容易坏,不耐用。所有商品都来自中国,人们称它们为“中国货”,但常常无人问津。我偏偏要逆流前行,我看到了德语、西班牙语都在逐渐走向衰退,我们不得不去开发一片新的大陆。

牛顿:所以你全身心投入到了这个未知的国度?
雅尼克·布利:其实在知道我们师范学院将开设中文课之前,我已经有两个中国朋友教会了我一些中文,这已经变成了我的一种习惯。后来,中文终于被录入了我们的课程系统,尤其是在北方偏远的师范学院,也开始开设中文课程。我花了一年准备这个比赛,一年来我翻遍了网上所有有用的信息。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在,我开始了新的生活。虽然我学中文只有8个月,我在喀麦隆也不是最优秀的选手,但我要感谢上帝给了我亲自到中国体验的机会。这个机会真的很难得,日后我也许会成为一名教师或翻译。

牛顿:你觉得这次经历改变了你什么?
雅尼克·布利:当然,它改变了我许多。你知道吗,这是我第一次旅行,这是我第一次乘坐飞机。当我在喀麦隆的时候,我可以坐汽车去加蓬。如果我想去南方,我甚至可以徒步过关。为了来中国,我换乘了三架不同的飞机。我在机场非常惊讶地看到所有中国都用奇怪的眼光打量我,仿佛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黑人。有些人甚至用手擦擦我的皮肤,看看究竟是不是脏得发黑,好像他们擦擦我的皮肤我就能变白似的。

牛顿:然后,你在中国遇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你在与他人分享这段旅程的同时,应该也经历了其他文化冲击吧。
雅尼克·布利:登上这片土地的时候,我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大世界”,中国像一个大熔炉,我在这里发现来自非洲北部的兄弟们:北非人、摩洛哥人、埃及人、突尼斯人、阿尔及利亚人,许多马格里布人。还有来自西非的贝宁人、肯尼亚人。或者和我一样,来自非洲中部的人。我还见到了欧洲人、美国人。这一切都让我大开眼界。然后,我得知道怎样用俄语或者西班牙语说“你好”。无论跟什么人住在一起,首先都要学会观察。假如我跟一个摩洛哥人一起住,我们生活的文化背景不一样,所以我首先要知道,如果他是穆斯林,他可能会每天清晨起来做祷告。因此,我们不应该因为文化习俗的不同而打乱了别人原本的生活秩序。现在,我已经看到了不同的人怎样不同地生活,我感觉我活在了这个“世界”上,一切都让我感同身受。现在我可以回到我的国家,跟那些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家乡的人说,我真的活在这个世界上,这是我人生中前所未有的体验。

牛顿:那你怎样看待中国向全世界开放?
雅尼克·布利:中国古语有云,“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为山九仞,岂一日之功。”中国人闭关锁国使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受到外来文化侵扰,他们以自己的文化为中心,呈现一种“饱和”的状态。终于有一天,他们开始“发扬”他们“沉淀”已久的文化。当我走在大街上,中国人看见我会和我用中文打招呼:“你好”,或者跟我合影,这让我太惊讶了。我还跟其他同学一起在一个中国家庭度过了美好的一天,那次经历至今让我非常难忘。在我和我的同学之中,我是唯一的黑人。我当时想,他们对我可能会有差别,我可能会感到孤立无援,或者受排斥。但实际上恰恰相反,中国人似乎将接待我视为一种荣幸。我跟他们一起打牌,他们还送我礼物,跟我一起散步。在我们眼中,中国人喜欢遇到不同的人,乐意跟不同的人交流。我们甚至看到他们是如何沉浸在自己的文化之中。现在,我开始觉得这是一种乐趣,一种喜悦。


关于这个视频的几点说明
:我们本将乘坐国内航班到北京,却在长沙机场被堵了4个小时,而且没有得到任何关于飞机延误的合理解释。在这四个小时之中,传言四起,每个人都担心会错过换乘的班机。最终我们被告知:北京遭遇61年来最大的暴雨,而这场灾难已经导致77人死亡,3万人紧急疏散。

¹ 邮箱 : luoman1209@gmail.com

Article en français (法语) : Le camerounais le plus pauvre de Chine

Publicités

Laisser un commentaire

Entrez vos coordonnées ci-dessous ou cliquez sur une icône pour vous connecter:

Logo WordPress.com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WordPress.com. Déconnexion / Changer )

Image Twitter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Twitter.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Facebook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Facebook. Déconnexion / Changer )

Photo Google+

Vous commentez à l'aide de votre compte Google+. Déconnexion / Changer )

Connexion à %s